• <dd id="nfaf5"><pre id="nfaf5"></pre></dd>
  • <dd id="nfaf5"><track id="nfaf5"></track></dd>
    <dd id="nfaf5"><noscript id="nfaf5"></noscript></dd>

      1. 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攝影雜談 > 正文

        攝影大師沃克·埃文斯論攝影

        某種程度上,嚴肅的、非商業的靜態攝影,在相當晚才作為一門藝術出現。該進程也許能回溯至20世紀30年代(此前若干彼此孤立的個人創作不在其中)。

        現代的攝影藝術家是稀有物種。他們的工作兼有信念、歡欣與痛苦,以及挑戰一切時代任何藝術家的膽識。在圖像的力量下,他們信念無窮。至少是那些年輕人,夢想像寫詩一樣拍照——追求獨特的語調、再現的咒語;要兼具共鳴與節律,鋒發而韻流,一分不少。他們要在相紙上呈現出寧靜、震悚、劇烈或愛的形狀。

        更冷靜言之,老練的嚴肅攝影師知道,他的作品能夠而且必須包含四種基本品質,這是利用照相機、鏡頭、化學材料和相紙等特殊媒介的基礎:(1)絕對忠于媒介,即充分、坦率和純粹地使用照相機這一非凡且不可思議的工具,視之為現實的象征;(2)完全利用自然而未經干預的光線;(3)照相機內取景或構圖正確(這是操作者對其圖像邊界重要而恰當的界定);(4)熟悉技術,但使用適度。

        沃克·埃文斯<a href=http://www.szfuyuange.com/sheyingzuopin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攝影作品</a>

        亞特蘭大市的房屋和廣告牌,1936年,攝影:沃克·埃文斯

        物質方面到此為止。就主觀領域而言,非物質特性包括:感知與洞察;權威與其表親——自信;視覺的原創性或圖像的創新性;探索;發明。加之,攝影似乎是最具文學性的平面藝術。在不同場合中,它實際上應當傳神、機智、優雅或簡練;當然,還應有風格;結構與連貫;悖論、戲法與反意。如果攝影近于文學,一些作家則時不時流露明顯的攝影傾向,比如亨利·詹姆斯和詹姆斯·喬伊斯,尤其是納博科夫。茲引一段納博科夫:“……瓦西里·伊萬諾維奇總會看看一些毫無意義的小東西,觀察其外形特征。也許是月臺上的一攤污跡、一顆櫻桃核、一截煙蒂,然后會自言自語,說他永遠永遠都記不起這三樣小東西相互之間有什么特殊的關系,盡管此刻看得明明白白、真真切切……”納博科夫像是在描述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中的一幅照片。文學大師時常教我們如何觀看;繪畫大師有時教我們觀看什么。

        沃克·埃文斯攝影作品

        喬治湖,1922年,攝影:阿爾弗雷德·斯蒂格利茲

        藝術史的道路神秘難測。如今,靜態攝影正迅猛發展,奪人注目,可還算不上一股浪潮。這股潮流始自阿爾弗雷德·斯蒂格利茲(Alfred Stieglitz)的生涯。斯蒂格利茲此人非常重要,影響巨大,他既能孕育一個受他鼓舞而追隨他的流派,亦能讓眾人與他背道而馳。舉一個后者的事例:斯蒂格利茲真正令人驚嘆的美學(個人的藝術性)令許多青年照相機藝術家轉向直接紀實風格;只為事物本身而拍照,無關新聞。斯蒂格利茲的重要性,可能不僅在于他的畢生作品,也在于他引發的回響,以及巧妙贏取的認可。他讓我們明白,藝術攝影就是藝術?,F在,我們興許忽略了斯蒂格利茲看似天真的自我;但當時可不幼稚,那是后維多利亞時代獨有的玩世作風,不茍言笑。我們享受他在現實中的戰果:攝影作品陳列在重要的博物館,為挑剔的私人藏家收藏,標著可觀的價格出售于知名畫廊。簡言之,斯蒂格利茲的藝術不全是典范,他的地位卻毫無疑問。

        自詡藝術家的攝影師是與眾不同的個體,這話我們早就聽膩了。誠然如是。在成長階段的某個節點,攝影師會在博物館外面探尋:身處街頭、鄉村和普普通通的鄉野。年久的商店、臥房和庭院,這一切對他的眼睛來說,無疑是天然的盛宴;他遠離矯飾的建筑、人造的恢弘地景或風景優美但平平無奇的自然。今天,最深刻、最純粹的攝影師往往自學成才,至少他們通常沒有接受正規的攝影訓練。不拘禮節地學習卓有建樹的大師,就是最好的早期訓練。

        不論是否為藝術家,攝影師都是快樂的感覺論者。原因很簡單,眼睛因感覺而動,而非思想。此人天生就是偷窺狂,但也是報道者、修補匠和間諜。全身心的專注、無法療愈的童心以及合理地蔑視清教徒—加爾文主義驅使他一往無前。他的交際生活滲透了彼此競爭與愛的徒勞。

        攝影杰作的意涵由視覺語言寫就。這種語言只能偶然習得,非系統訓練可達;在西方世界,習得的希望似乎更渺茫。占據我們頭腦的正式教育,關乎遣詞造句、精打細算和條分縷析,卻與圖像無涉。這可能是一場陰謀,欲使人目盲。對學習期的孩子而言,定是如此。這正是攝影攻擊的盲目,無視真正的觀看,扭曲了觀看之道。真實乃攝影所向。盲者并非全盲,真實亦非全真。

        沃克·埃文斯攝影作品

        證件照照相館,紐約,1934年,攝影:沃克·埃文斯

        亨利·詹姆斯曾云,在藝術中,感受乃題中之義。姑且擱置人類才華、智力、品味、名譽的神秘與不公,我們不妨如此總結攝影藝術的問題:攝影捕捉并投射了觀看的愉悅,攝影定義了完整的觀察與感知。

        攝影大師沃克·埃文斯論攝影》內容來自網絡,不代表數碼攝影網立場,轉載請注明原出處。
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极品国产屁股在线观看,国产免费观看做a,在线观看国产五区,免费国产在线观看精品